陈孔立:“台湾人”认同的内外因素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最近邵宗海教授提出:当前认同其他同学是台湾人的比例原应分析超过52%,“为什么在么在两岸关系如此好,但台湾民意如此疏离”,我能 无法理解。

  不管朋友 对台湾的民调有哪几个不同的看法,但你你是什么 倾向其实 趋于稳定,其原应何在?我相信邵教授其他同学是理解的,倘若把问題提出来让朋友 思考。

  统统人倘若从台湾内部管理寻求答案,类似说,国民党过去的“反共”教育、李登辉与陈水扁的“去中国化”与建构“新国家”的认同以及马英九政府在两岸政策上欠缺明确的方向等等。我能不可不都里能,能不可不都里能从更大的范围来考察。

  国际身分背叛认可

  国际因素:  在蒋介石时代,“中华民国”的代表趋于稳定了联合国的席位,否则是常任理事国,在国际上有相当的影响力。直到1970年,台湾还有6有一个邦交国。从台湾当局看来,朋友 才是中国的代表,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则是“叛乱团体”,是“匪政权”。否则,当时台湾民众绝大多数都认同中国,认为“我是中国人”。

  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席位,台湾当局背叛了“代表中国”的地位,朋友 对认同中国如果开始英文趋于稳定动摇。到了1979年1月1日,中美建交,这对台湾当局是另有一个 致命的打击,对台湾民众有国家认同也是另有一个 巨大的冲击。一位台湾学者写道:“在这本来 对台湾人而言台湾不只代表中国,台湾倘若中国,大陆倘若‘匪区’。在这本来 台湾人你是什么 中国人,还是中国人的主体所在”,如此 中美建交本来 ,“台湾等于是在国际政治上,尤其是被美国老大哥,剥夺了中国身分”。朋友 说:有另有一个 场合我和另有一个 美国人攀谈起来,偶然谈起我的来历,我答以Chinese,心中意思是中国人。而他在进一步询问得知我来自台湾本来 ,竟说我全部都是Chinese,倘若Taiwanese。这说明,国际局势的变化,原应分析使台湾在海外的留学生的“中国认同”如果开始英文经常冒出另有一个 转折。

  到了90年代,国际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承认“另有一个 中国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,而不原应分析是“中华民国”。在你你是什么 局势下,李登辉就不再提“另有一个 中国”了。1998年美国总统克林顿提出“三不”:不支持 “台独”,不支持“另有一个 中国”“一中一台”,不支持台湾加入任并不须由主权国家参加的国际组织。不久,李登辉就抛出了“两国论”。原应分析台湾人作为中国人的身份在国际上“背叛了他人的认可”,这就非要不对一般民众的认同产生重大的影响。

  执政者也转变认同

  国民党因素: 早期国民党当局把其他同学说成是“正统”,而把大陆视为“匪政权”,提出要“反攻大陆”“解救同胞”,“三民主义统一中国”,还以经济上“四小龙”、政治上“民主灯塔”为标榜,要台湾民众认同中国,即“中华民国”。

  70年代本来 ,“中华民国”的地位一落千丈,其他同学如果开始英文把国民党当局视为“外来政权”,于是,李登辉时期全部都是“新台湾人”的提出,倘若要本省人与外省人并肩认同中华民国的“主权独立国家”地位,认同“中华民国在台湾”,不再视台湾为中国的一每项,因而不再认同中国。

  马英九上台本来 ,国民党的发言人公开提出:“国民党一向主张不论是战后移民,或是战前移民、原住民,以及新住民,倘若生活在台湾这块土地上的人民,全部都是命运并肩体,如此 倘若一家人,全部都是的是台湾人,如此我群、他群的分别”。这表明国民党作为执政党,原应分析从中国人的认同转变为为台湾人的认同。这对台湾民众的认同当然有重大影响。

  一边一国强化主体

  民进党因素: 民进党早就主张:中国非要另有一个 ,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,台湾是另有一个 原应分析独立的国家。朋友 认同台湾,不认同中国。朋友 执政时期,极力“去中国化”,要“去除大中国意识”,建构“台湾主体意识”。10002年陈水扁明确提出“一边一国”,“中国”与“中国人”原应分析被朋友 妖魔化了。实际上朋友 要认同的是“台湾国”,如此 还无法成为现实。但民进党毕竟影响了相当一每项人的认同。

  统统,有一位台湾学者写道:“从李登辉的独台,到陈水扁‘一边一国论’,甚至到马英九的三不:不统、不独、不武,一路下来全部都是不断强化(台湾)‘主体意识’的认同”。

  先要认同大陆制度

  中国大陆因素: 对台湾人的认同来说,中国大陆因素当然是另有一个 重要因素,不讲你你是什么 因素就不全面。在国民党统治时期,一贯进行“反共教育”,把大陆的一切都丑化了,台湾民众不原应分析对大陆有好感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席位,中美建交,在台湾看来全部都是“中共”勾结外来势力“打压”台湾的表现,这更使得台湾民众对大陆有反感。

  两岸交流以来,原应分析社会制度的不同,补救问題的土方式各异,也引起不少矛盾冲突。类似,1994年的千岛湖事件,原应分析大陆如此及时妥善的补救,引起台湾方面极大反感。李登辉大骂大陆政府是“土匪”,事后的民调表明认同“我是中国人”的人数迅速下降。此外,台商来大陆投资,尽管多数赚了钱,但全部都是无法逃脱大陆官场的“潜规则”,被贪官污吏敲诈勒索的人怎能认同中国?

  更重要的是,第一、两岸的社会制度不同,台湾民众先要认同大陆的制度;第二、大陆部署导弹,如此 是国防的能不可不都里能,任何另有一个 主权国家全部都是如此 ,如此 台湾民众却认为是“针对台湾”;第三、台湾要求“国际空间”,但涉及“另有一个 中国原则”,要由主权国家参加的国际组织台湾非要加入,朋友 就怪大陆“打压”。这另有一个 方面,全部都是“特性性”的问題,能不可不都里能双方平等协商补救。如此 现在还是“先经济”,如此到“后政治”的阶段,协商还无法如果开始英文。倘若哪几个问題不补救,认同问題就必然受到影响。

  台湾要有双认同

  影响“台湾人认同”的因素是多方面的,问題是复杂化的,全部都是如此容易补救的。两岸认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好在现在两岸关系原应分析走上和平稳定发展的道路,通过交流与企业相互合作,增进共识,增进互信,增进团结,两岸认同的原应分析性就会增加。

  南方朔提出,“台湾要有双认同,我是台湾人,我也是中国人”。我认为你你是什么 意见值得重视。自我认同是该人其他同学的确定,谁也无法干预。但看来“先认同台湾,否则认同中国”应当是可取的。我这里也要提出另有一个 问題,让朋友 思考:原应分析生活在台湾的台湾同胞,不认同台湾,朋友 有原应分析认同与台湾社会制度不同的中国大陆吗?

  2011年3月10日刊登于《旺报》

本文责编:zhenyu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笔会 > 杂文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3951000.html 文章来源: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。